首页理财正文

媒体人指责平安普惠工作人员,电子合同条款不可能大于“法律”

hongye321理财2020-01-03610 | 文章出自:壹家媒

timg (3).jpg

近日,我们接到了很多平安普惠债务人的反映表示:在和平安普惠工作人员沟通的时候提出质疑,要求平安普惠工作人员对于贷款中存在的保险业务具体保的是什么,最终的受益人是谁作出一个合理的解释,而平安普惠工作人员不仅仅没有对于贷款中的保险业务没有任何的解释,还关于“利率高”的问题一口咬定并且质问平安普惠债务人你没有看“合同”吗?


关于这个问题,很多从事法律的专业人士对于平安普惠工作人员的专业性提出质疑,并且质疑平安普惠工作人员在债务人签订贷款合同的时候没有尽到“告知”义务,存在严重的失职行为,而平安普惠工作人员不仅仅没有改正错误,甚至还把责任推给了“债务人”,而我们值得注意的是,关于平安普惠电子合同的条款是很多债务人都无法看懂的,在这样时候平安普惠工作人员本应履行职责对于电子合同中债务人不明白的条款作出合理的解释,这就是《消费者保障法》中的“告知义务”。


什么是“告知义务”:在保险、合同签订之前和保险合同执行过程中,投保人和被保险人所承担的把有关保险标的的重要事实告诉保险人的义务。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订立劳动合同,应当如实告知劳动者与订立和履行劳动合同直接相关的情况。《消法》规定消费者有知情权,在消费者选购时有义务告知,并在单据上注明,以避免发生消费纠纷。商家没有尽到提醒和告知义务,对于消费者的选择失误应承担一定的责任。


告知义务相对应知情权;也是诚信原则的具体体现。告知义务是指拥有知情权的主体要求相对主体履行与之相关的告知的义务,这种告知义务可以是约定的,也可能是法定的。违反告知义务通常有两种情形:一种是告知不实,即误告或错告;另一种是应告知而不告知,包括隐瞒和遗漏。


根据《合同法》第三十九条 采用格式条款订立合同的,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应当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当事人之间的权利和义务,并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请对方注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责任的条款,按照对方的要求,对该条款予以说明。


格式条款是当事人为了重复使用而预先拟定,并在订立合同时未与对方协商的条款。


第一百零二条 标的物提存后,除债权人下落不明的以外,债务人应当及时通知债权人或者债权人的继承人、监护人。


《消费者权利保护法》第二十四条 经营者不得以格式合同、通知、声明、店堂告示等方式作出对消费者不公平、不合理的规定,或者减轻、免除其损害消费者合法权益应当承担的民事责任。格式合同、通知、声明、店堂告示等含有前款所列内容的,其内容无效。


而很显然,债务人对于平安普惠贷款中的保险业务具体“保”的范围是不明确的,而且平安普惠既没有说明贷款中的保险业务的实际内容也没有在签订前尽到“告知”债务人的职责,所以根据《消费者权利保护法》第二十四条规定,其格式合同内容是无效的。


而关于最近债务人反映平安普惠利率高的问题,平安普惠工作人员指责债务人签订合同以后指责其利率高,但是债务人有几个是可以看得懂平安普惠的电子合同的,其中10页的内容存在太多的专业用语,债务人怎么看得懂啊。


就是因为债务人看不懂,平安普惠的工作人员应该履行职责“告知”债务人合同的内容以及合同条款的真正含义,但是很显然平安普惠工作人员没有履行该责任,最终还“倒打一耙”说债务人签订合同后说利率高,典型的“无赖”行为。


从现行法律规定角度讲,出具调解书确认年利率24%至36%的还款协议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下简称“新司法解释”)相悖。新司法解释第二十六条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第三十一条又规定:“没有约定利息但借款人自愿支付,或者超过约定的利率自愿支付利息或违约金,且没有损害国家、集体和第三人利益,借款人又以不当得利为由要求出借人返还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借款人要求返还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除外”。把上述两条规定结合起来解读我们不难得出以下结论:如果约定利率在24%以内的,法律予以支持;如果在24%-36%之间的,若借款人自愿支付了,法院不会认定为不当得利要求借款人返还,若借款人拒绝给付,出借人也不能到法院要求借款人强制履行;对于超过36%,法院绝对不予支持,即使当事人自愿给付。很显然,对于年利率24%至36%的利息给付,纯靠自觉自愿,不论是出借人要求支付该部分利息,还是借款人要求退还已经支付的该部分利息,任何一方起诉至法院都不受保护。进一步说,民间借贷新司法解释仅对年利率未超过24%的部分赋予司法保护权,对年利率24%至36%的利息给付,法律并未规定借款人有强制履行的义务。若法院贸然以调解书的形式确认年利率24%至36%还款协议的效力,则无疑上是在法律上将该强制履行义务强加于借款人身上,因为具有履行内容的调解书是具有强制执行力的,故以法院具有强制执行力调解书的形式确认年利率24%至36%还款协议的效力显然是不妥当的。(江西法院网)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印发的《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下称“《意见》”)。《意见》自2019年10月21日起施行。


第七条: 禁止暴力催收。《意见》指出,为强行索要因非法放贷而产生的债务,实施故意杀人、故意伤害、非法拘禁、故意毁坏财物,寻衅滋事等行为,构成犯罪的,都应当数罪并罚。以及纠集、指使、雇佣他人采用滋扰、纠缠、哄闹、聚众造势等手段强行索要债务,尚不单独构成犯罪,但实施非法放贷行为已构成非法经营罪的,应当按照非法经营罪的规定酌情从重处罚。


而平安普惠目前在相关投诉网站上的投诉高达10438件,其中被投诉的原因就是雇佣他人采用滋扰、纠缠、恐吓威胁、侵犯隐私权、名誉权等违反我国法律的罪名。


就算平安普惠是平安集团的,那么他们的行为以及电子合同也不可能大于“法律”吧。


本文章基于“监督权”发布,不存在任何恶意行为,只是单纯监督督促平安普惠合法经营。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